切换到宽版
  • 907阅读
  • 15回复

佟培基——精彩的人生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一洗蓝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9-02-17
佟培基——精彩的人生
佟培基,1944年生,河南开封人。自学成才。现任河南大学文学院教工第一党支部书记、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书画院院长、教授。主要著作有《全唐诗重出误收考》、《孟浩然诗集笺注》、《辛弃疾选集》等。在建党九十周年大会上被表彰为“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 [1]  。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02-17
对当时的普通百姓而言,书报奇缺。小培基从邻居家借到一本《诗刊》开始抄,不几天工夫,这本书就抄完了。于是,他就满街去找书。在开封图书馆,他第一次看到了《唐诗三百首》、《万首唐人绝句》等书,他这才明白:“原来唐诗不止‘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几首啊!”
等到开学检查作业,小培基超额完成了古诗的抄写。语文老师一边翻看他用白纸装订的本子,一边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夸奖他。“当时,我的心里,真的比吃了蜜还甜……”回忆起学生时代,佟培基意犹未尽。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02-17
从那年起,佟培基就养成了抄诗的习惯。后来读初中时,他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负责到校图书馆借书,《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等都被他读熟了。
闲暇时,佟培基去拜访光绪年间的进士、时任河南文史馆馆员的靳志。他向靳志学习诗律、词律,整本整本地抄写平仄格律。
初中考试,佟培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开封最好的中学开封第一高中。出乎意料的是,父母不同意让他去上,小培基很郁闷:为什么不让我上学?原来,佟培基的父亲当时在开封面粉厂工作,月工资只有40元,供两个弟弟读小学、初中,已是捉襟见肘,再也无力供他上学。
然而,视书如命的佟培基并不理解,硬是一个人跑到开封一高去报名。学校催他交学费,他就赖到教室去上课。班主任拿他没办法,只好经常催他。
班上有个叫阴树堂的同学,父母在外地工作,所有的费用都是在开学时交给他。看到佟培基可怜,就对他说:“我先借你5元吧,等你有了再还。”听到这话,佟培基长吁了一口气:苍天有眼,终于又有书读了!就这样,佟培基勉强读完了高中。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02-17
1968年,佟培基退伍安置到开封高压阀门厂,任汽车司机。他仍然见缝插针地读书,有人在背后笑话他:“不就是一个司机嘛,有必要附庸风雅吗?”佟培基却在心里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一天,佟培基在街上遇到一个小学同学,不免畅聊一番。
“你在哪工作?”
“开封师范学院(今河南大学)校长办公室。对了,我们学校车队正缺一名司机,你愿意来吗?”
当时,国有企业是“吃香”的单位,福利待遇好,很多人都不愿意到学校这样的“清水衙门”。
老同学的话,让佟培基想起了自己的高中时代。因为家境贫寒,他放弃了高考。如今虽然已经是无可挽回,但能够进“象牙塔”工作,也是一种弥补呀!想到这里,他立刻答应了老同学的邀请。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02-17
佟培基调进河南大学车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办借书证。他每次出车前,都要到校图书馆借几本书放进车里。到达目的地,客人去办事,他把车门一关,陶醉在书的海洋里……
在当时的“批林批孔”运动中,提倡工人、教授结合,他与国内著名学者任访秋编在一个“三结合小组”。利用这次宝贵的机会,他经常向任访秋请教中国近现代文学等方面的学术问题。
这期间,佟培基还先后用车接送过中国社科院哲学所所长陈元辉、中山大学教授蒋湘泽、历史学家史念海等一些知名学者。面对每一个学者,他都不放过学习的机会。
带领学者们参观开封铁塔、龙亭等著名古迹时,佟培基凭着自学的知识,讲起历史口若悬河。河南大学一名老教授说:“那时,学者们时常为眼前这个年轻司机所提问题的专业化和纵深度而吃惊。因此,他们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学者们有了新著,都不忘给这个好学的‘司机’赠送一本。”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02-17
从司机到博导编辑1977年,佟培基根据自己掌握的史料认为,北京大学邓广铭教授编著的《稼轩词编年笺注》有误:《永遇乐·北固亭怀古》创作时间是1204年,而非1205年。史料记载的辛弃疾的仕途中,大理少卿的官职应为太府卿。
佟培基请教了河南大学的一些资深教授,他们都肯定了他的研究成果,并建议他给邓广铭教授写封信进行讨论。
“邓广铭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会搭理我这样的无名小辈吗?”佟培基反复思量。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9-02-17
没想到,邓广铭教授不久就给佟培基回了信,他说:“先生对辛弃疾的研究所见甚卓,所提之处,重版时定订正……”这让佟培基喜出望外,从此,他的学术研究劲头更大了。
1978年,河南大学历史系教授周宝珠去杭州参加全国第一次宋史研究会,邓广铭教授刚好也在。会间,邓广铭好奇地问周宝珠:
“周教授,你们学校的佟培基先生在哪个系任教?”
“他是我们学校车队的年轻司机啊!”
“车队司机?”邓广铭惊讶不已。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9-02-17
1979年,河南大学承办全国第二届宋史研究会,邓广铭教授应邀参加。“邓教授一下火车,就对我说,他一定要见一见我们学校的司机佟培基。”河南大学历史系教授王云海回忆说。
在开封宾馆,邓广铭与佟培基一见如故,两人促膝而谈。
“培基啊!目前我国研究人员极度匮乏。你看,日本研究宋史的学者有600人,而我国才100人左右,成果也寥若晨星。我看你有研究的潜力,改行如何?”邓教授语重心长地说。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02-17
听了邓教授的话,佟培基感觉醍醐灌顶。他想:都说男人三十而立,我都三十五了还是司机,该是转行的时候了……可是,我没有学历怎么办?随后,佟培基一边开车,一边为考研做准备。
佟培基要考研的消息不胫而走,河南大学领导找他谈话:“培基,听说你要考中国社科院?我们不愿放你走,就在我们学校搞研究吧?”于是,佟培基被破格调入了河南大学中文系唐诗研究室。
此后,为了不辜负校领导的器重,为了回应教职员工、学生等对自己的猜疑,佟培基变得更加勤奋。他博览群书,主动向学校的教授请教。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02-17
佟培基一边学习理论知识,一边踊跃实践。他刻苦研读唐代的科举制度,他对唐诗特别感兴趣,遇到不懂的问题,他四处求教,先后撰写出《高适塞下曲辨伪》、《初唐诗重出甄辨》、《唐代僧诗重出甄辨》等大批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受到专家学者的肯定。
1990年,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秘书长傅璇琮交给佟培基“一副重担”:洋洋九百卷、千万字之巨的《全唐诗》,编排草率,错误百出。现在要全面梳理清康熙御定的《全唐诗》。
从1991年的大年初二开始,佟培基即埋头书案,钩沉稽异,不问世事,以每解一疑为乐。一次,他查找诗人朱琳的资料时,《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唐诗大辞典》中都没有记载。为此,他寝食难安。突然,一个想法突然在脑海闪现:能不能从碑帖中查询呢?于是,他骑上自行车,到开封博物馆查看碑石拓片。足足查了两个多小时,就在他绝望之际,看见了拓片中有一个“朱”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