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588阅读
  • 11回复

蓉堂居士丁酉稿選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一洗蓝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02-24


蓉堂居士丁酉稿選


早川太基,字子敬,號蓉堂居士,大日本國甲州鶴縣人,昭和六十三年正月九日生。客居燕園,專攻宋代文學。


【詩】




夜雨

花叢笑酒幾人存,詩客生涯守一言。夜冷孤窗聽簷滴,玻璃細裂雨中魂。


聽曾河彈琴瀟湘水雲

炎宋琴心郭先生,絲桐細寫瀟湘情。九嶷青峰望不得,末世高人志不平。此曲千古藏何物,半璧天下風浪聲。又藏寒江一片月,江山月色如此清。蓉城曾氏彈流水,出藍今有曾公子。歲暮雅集焚幽香,前朝遺曲靜下指。累錢手背不微搖,洞庭煙雨霏霏起。水天一碧魂自愁,愁魂如鳥翔萬里。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8-02-24
香聖賦 並序  


                
香聖者,誰也?周孔至聖,右軍書聖,杜工部詩聖,吳道子畫聖,陸鴻漸茶聖,皆非常之人,稟天賦而盡性情,立法度於千古,其入聖域也一耳。香之為藝,成乎宋,眾所周知,而黃魯直集大成之功,猶不能盡論也。故余先著論而闡明焉[1],重作《香聖賦》,問諸世之君子。其辭曰:

花氣薰人,三世破禪[2];篆煙愜意,獨坐偷閒[3]。心有所得,欲追無迹,聞是瞬時,念之永夕,皮毛落而真實生[4],洗萬塵而歸一寂,是皆香之動情而神韻彌深,聞思不及而鼻觀先識[5],可謂玄妙之極也。

靈均佩蘭[6],漢武返魂[7];錦席荀令[8],紫囊謝玄[9]。昭明賦銅爐[10],文通頌青雲[11];題鬱金以慕左蘭芝[12],詠楚嬌而仰李義山[13],巧思精絕,亦有可觀。然香之爲德,未能盡言;香之爲境,終難逼真,至若佇幽興以尋靈源,揮彩毫而語意俱新者,更待其人耳。

五季世亂,投筆焚硯,炎宋受命,盛起文運,我黃魯直氏生乎雙井塘之頭[14]、明月灣之畔[15]。詩人生涯,抱清風之雅懷,興寄高遠,孤峻新奇,江西君子之道,今已大開。家學淵邃,黃亞夫之野梅[16];渭陽情誼,洪駒父之荔支[17],而天性香癖[18],更幽更微。東京夢華,紅塵漲街;汴河歌舞,綠酒盈杯。然與其游險心於萬仞,而躁欲生歡哀;不如隱几一炷,以湛空明於靈臺[19]。性之所好,悉以因果爲根基,前世持經之女,成八百功德而鼻根不欺[20],轉生學士,神哉奇哉![21]

酴醾琪樹,薔薇珠露,蠟梅發而惱幽人,倚曲欄而暗風度[22]。或坐對水仙五十枝,含香體素,遥想月下輕盈之步[23]。或嫩寒清曉,孤山籬落之路,輕風一過,落星無數,徘徊低吟,獨來獨去[24]。分寧茶客[25],題眾花而作佳句,何擇此而非彼,舍艷華之姿而不顧?蓋皆以芬芳相勝之故也。

千載珍藏,古譜秘方,蘭臺太史[26],心醉四香。夫四者,是何也?深靜、小宗、意可、意和也[27]。銅秤細量,拔秀選良,手割海南之沉水[28],更煮蜜湯。酒炊玄參,氣味自長;茗熬紫檀,潤若玉璜[29]。寶薰百鍊,本出江南之鄉[30];恬澹寂寞,如坐歐陽元老之堂[31]。驚風白日,浮世無常,古今雅客,空送秋月而惜春光。惟有明窗之下、凈案之上,爇銀葉而賞微芳。佳境不變,俗慮盡亡,鼻端胸底,同得一味之清涼。

若夫人生多悔,皆知非而難改。山谷道人游乎黃龍山,而問如來玄極之理。老僧曰:何謂吾無隱乎爾?魯直狐疑而未能解。松院梵宮,時逢清秋而涼如水。滿山木犀,翠葉金蘂,溪風微來,飄搖十里。老僧曰:吾無隱乎爾。魯直釋然,再拜而已[32]。乃知妙諦非他,靈機在己,色界香相,真如所在,達士莫說捕魚之筌[33],凡夫正要觀月之指[34]。鼻受之則六欲滅,心愛之則生禪悅。解脫知見之香[35],深沁詩人之骨。是以眾香國土,誰我誰汝,三昧定心,無礙無阻。置身此間,何用虛妄之語?一呼一吸,欲超萬古[36],煙消火冷[37],已忘甘苦,真法從空處而生,靜聽秋窗蕭蕭之雨[38]。

夫聖者,通也[39]。心明也[40]。作者也[41]。得性之名也[42]。精通香性,述心聲而凝幽馥;自尋於內,獨居文壇而先覺。活殺禪機,絕凡脫俗,求之而得之,導夫先路而執暗夜之燭。烏呼,香之聖人者其孰乎?豫章黃山谷也。


[1] 早川太基《詩人之嗅覺——從黃庭堅筆下的“香”談起》,《中國文學報》第八十七冊,京都大學中國語言中國文學研究室,平成廿八年。
[2] 黃山谷《花氣薰人帖》七絕:“花氣薰人欲破禪。”
[3] 山谷《子瞻繼和復答二首》其二:“一炷煙中得意,九衢塵裏偷閒。”
[4] 山谷《楊明叔從予學問甚有成》十首之八:“虚心觀萬物,險易極變態。皮毛剥落盡,唯有真實在。”
[5] 東坡《和黄魯直燒香二首》其一:“四句燒香偈子,隨香遍滿東南。不是聞思所及,且令鼻觀先參。”
[6] 《離騷經》曰:“紐秋蘭以爲佩。”
[7] 白樂天《新樂府·李夫人》詩云:“漢武帝,初哭李夫人。夫人病時不肯别,死後留得生前恩。君恩不盡念未已,甘泉殿裏令寫真。丹青畫出竟何益,不言不笑愁殺人。又令方士合靈藥,玉釡煎鍊金爐焚。九華帳中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夫人之魂在何許,香烟引到焚香處。既來何苦不須㬰,縹緲悠揚還滅去。去何速兮來何遲,是耶非耶兩不知。”
[8] 《襄陽記》云:“劉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坐處三日香’。”
[9] 謝玄,小字遏。《世說新語·假譎》云:“謝遏年少時,好著紫羅香囊,垂覆手。太傅患之,而不欲傷其意。乃譎與賭,得即燒之。”
[10] 梁昭明太子作《銅博山爐賦》。
[11] 江淹,字文通。其所作《藿香頌》云:“攝靈百仞,養氣青雲。”
[12] 左芬,字蘭芝,晉武帝貴人。作《鬱金頌》。
[13] 李商隱,字義山。《燒香曲》云:“漳宮舊様博山鑪,楚嬌捧笑開芙蕖。八蠶繭緜小分炷,獸燄微紅隔雲母。”
[14] 山谷《贑上食蓮有感》:“吾家雙井塘,十里秋風香。”
[15] 山谷《宜陽别元明》:“明月灣頭松老大。”
[16] 《陳氏香譜》卷三有“黃亞夫野梅香”。
[17] 同書卷三有“洪駒父荔支香”。
[18] 山谷《賈天錫恵寳薫》十首其五:“天資喜文事,如我有香癖。”
[19] 同詩其一:“險心游萬仭,躁欲生五兵,隱几香一炷,靈臺湛空明。”
[20] 《法華經·法師功德品》:“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經,若讀,若誦,若解說,若書寫,成就八百鼻功德。”
[21]何薳《春渚紀聞》卷一云:“山谷遷涪陵,未幾,夢一女子,語之云:‘某生誦《法華經》而志願復身爲男子,得大智慧,爲一時名人。今學士,某前身也。’”
[22] 山谷《戲詠蠟梅二首》云:“金蓓鎖春寒,惱人香未展。雖無桃李顔,風味極不淺。”其二云:“體薰山麝臍,色染薔薇露。披拂不滿襟,時有暗香度。”
[23] 山谷《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凌波仙子生塵韤,水上輕盈歩微月。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
[24] 《陳氏香譜》卷三“濃梅香”引黃太史跋云:“余與洪上座同宿潭之碧湘門外舟中。衡嶽花光仲仁寄墨梅二枝,扣船而至,聚觀於燈下。余曰:‘祗欠香耳。’洪笑發谷董囊,取一炷焚之,如嫩寒清曉,行孤山籬落間。”
[25] 《宋稗類鈔》卷六,富弼評山谷曰:“原來只是分寧一茶客。”
[26] 元祐元年,山谷入秘書省,除神宗實錄院檢討官。故世稱“黃太史”。
[27] 黃太史四香,《山谷文集》《陳氏香譜》等,皆載調合之法。
[28] 山谷香法,皆用“海南沉水”。
[29] 山谷《意可香》云:“何況酒炊玄參、茗熬紫檀,鼻端已霈然者乎。”
[30] 山谷《有惠江南帳中香者戲贈二首》其一:“百鍊香螺沉水,寳薰近出江南。”
[31] 山谷《深靜香跋》云:“荆州歐陽元老爲余處此香,而以一斤許贈别。此香恬澹寂寞,非世所尚,時時下帷一炷,如見其人。”
[32] 《五燈會元》卷十七云:“山谷往依晦堂,乞指徑捷處。堂曰:‘祇如仲尼道二三子以我爲隱乎。吾無隱乎爾者。太史居常,如何理論。’公擬對,堂曰:‘不是不是。’公迷悶不已。一日恃堂山行次,時巖桂盛放。堂曰:‘聞木犀華香麼。’公曰:‘聞。’堂曰:‘吾無隱乎爾。’公釋然,即拜之曰:‘和尚得恁麼老婆心切。’堂笑曰:‘祇要公到家耳。’
[33] 《南華真經·外物》云:“筌者所以在魚,得魚而忘荃;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34] 《圓覺經》曰:“修多羅教,如標月指。”
[35] 《壇經》說“五分法身香”,乃戒香、定香、慧香、解脫香、解脫知見香也。山谷《賈天錫惠寳薰》十首之十云:“衣篝麗紈綺,有待乃芬芳。當念真富貴,自薫知見香。”
[36] 山谷《次韻答王眘中》:“吾欲超萬古。”
[37] 東坡《和黄魯直燒香二首》其二:“一炷煙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閒。”
[38] 山谷《謝王炳之惠石香鼎》:“法從空處起,人向鼻端參。一炷聽秋雨,何時許對談。”
[39] 《禮記·鄉飲酒義》鄭注、《大戴禮記·盛德》注。
[40] 《洪範五行傳》注。
[41] 《禮記·樂記》云:“作者之謂聖。”
[42] 《莊子·逍遙遊》“聖人無名”,郭象注云:“聖人者,物得性之名耳。未足以名其所以得也。”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8-02-24
醉花陰

十一月十二日送人歸蜀

幾夜孤窗風竹冷,夢繞文君井。雲路故人來,默契琴心,獨向終生定。◯金臺夕照霜華徑,是別離冬景。強笑更傾杯,凍月燕天,目送驚鴻影。


念奴嬌

三十生辰自壽

此生如此,愛琴聲詩律,春風秋月。昨日紅顏今漸老,酒後夜寒侵骨。都下騷人,海東狂士,可笑童心拙。願言則嚏,儘教何處誰説。◯華國作客經年,滿筐草稿,字字皆心血。休問仲尼而立意,三十功名猶缺。伴影孤燈,讀書萬卷,勁艸風難折。北辰常照,夜行前路何怯。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8-02-24
【詩餘】


風入松

聽成都曾教授彈流水

半髯道士是琴仙,幾日佇江前。碎珠波勢通千里,雷霆響、寤寐縈纏。妙指循環不息,蜀弦一動驚天。◯家傳指法百餘年,秦火守相堅。蓉城霜夜高堂靜,想江源、露滴涓涓。更奏狂瀾既倒,老龍躍出深淵。


霓裳中序第一

蓉城細雨夕,對坐瓊杯盛琥珀。燈下兩情愈密。愛溫雅笑顏,脣朱眉碧。千金一刻,怕醒來春夢尋跡。風狼藉,海棠亂落,玉體已無力。◯琴客,露珠如泣,奏空谷幽蘭靜寂。鍾期含笑在側。宇宙茫茫,一遇難得。那時揮手後,又冒夜遙歸故國。西川月,青天何處,萬里海雲隔。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8-02-24
幽緒

幽緒抱純青,生涯夢已醒。秋風步吾道,舉首滿天星。


十一月十九日夜遊外灘

寒潮黑影冬夜灣,海風凜冽吹兩肩。魔都燈火燒何物,靈光不滅今百年。獨凴鐵欄久凝視,泛彩一點碎成千。


夜窗讀書偶睡醒後賦詩寄所思

半夜睡魔遮兩眼,夢中蜀國雨朦朧。尋花髣髴故人影,伸手瞬間醒已空。


平成戊戌元日夜作

夜讀更知茶味腴,而立馳神志學初。濫觴岷江已入楚,孤星照路竟何如。胸底清風漸成字,人間一卷未完書。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8-02-24
馬蹄果

當時口授馬蹄果,溫舌相觸一瞬間。多謝古城榕樹影,路人未見兩人顏。花蘂正值春風夜,他生記憶皆可刪。


北虜

北虜侮聖朝,豺虎獸心驕。今又放導彈,東瀛湧狂濤。可憐天神裔,一億眾心搖。人如群馬默,齊仰秋天高。更憐亂邦民,苛政何處逃。被毒四肢腐,呻吟臥鐵牢。何日誅董賊,臭骸歸屠刀。大腹油脂溢,點火照清宵。


師門十二人會燕園翼然亭讀杜工部詩

翼然亭上秋日曛,蕭條異代書生魂。久坐總被杜詩惱,紅欄迎風開口論。古句塵鑰風中解,秋光斜入胸底門。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8-02-24
寄孫大聖

彩鳳如今各自翔,遠來我也感無常。西湖枉有三生石,秋菊年年帶冷香。


徑山寺鐘樓趙松雪所書斷碑奉呈研語軒主人

十指皆塵土,凝眸認古碑。寶林逢火劫,荒草懟天時。松雪千金字,雲龍群舞姿。重遊先告我,墨拓更相期。


富士山鎮火祭

風吹靈火心亦燃,萬朶紅蓮映暮天。富嶽神威貫今古,鄉人秋夕思女仙。何處鼓笛翻舞袖,菩薩金輿巡大千。業火變為歡喜火,笑中焚盡舊因緣。炎勢忽使西風熱,我生今在岐路前。細字文稿寄幽界,手投一瞬化白煙。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02-24
電擊行

鐵欄閃光一瞬寒,出門紫電擊我前。未覺心魄為之動,渾身毛骨已栗然。彼我相去六七尺,電光落處鐵生煙。


七月十三日都門雷雨

書窗默識今夜雨,天黑何人擊雷鼓。生者傾杯死者腐,五石難醫腹中蠱。瘴霧枯樹毒蛇纏,獨行人是黃庭堅。樓雨灑足一生快,北宋仍餘二十年。


北京大學西南門外南行數百步有言几又書店乃雪君所經始也七月十四日夜訪之題詩一首

華嚴幻閣彈指生,書燈閃閃照霧城。幾多詞客傷痕爛,夜遊聊慰終身情。子瞻可殺烏臺夢,大星墜地玻璃聲。黨碑御額雄渾字,遙傳深谷幽蘭名。海風爽氣汝獨識,唯待天心分濁清。暗夜此地燈光暖,隨意翻書步自輕。


冷坐

逢雨殘花淚,臨風古樹情。夜窗是冥府,冷坐一書生。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2-24
五月二十日偶題

袖中暗攜手,緩步夜街心。默指二星粲,俱觀孤月沉。汝惟吾所有,吾已汝為擒。花露風前顫,幽香沁鼻深。


六月十日唐社諸友來京遊燕園開宴分韻得荊字

燕園日暮風柳青,招鳳晴湖吹玉笙。攜手登樓共舉酒,前世幻影西園盟。君有文心感冥界,鶴卿墳下清魂驚。詩史應稱今夜宴,坐客書燈寄一生。塵緒解憂惟酩酊,吟腸同苦皆弟兄。眾去都門我追眾,先遊西湖後楚荊。


六月十一日百日作詩寄所思

百日已過矣,當時意逡巡。擇語說相思,寒窗與月隣。君憐鄙懷切,不拒書生貧。世路執素手,踏花同惜春。色身已多穢,詩心今尚純。閉眼想靈嶽,立誓故國神。君棄我即可,我不背良人。待我奠楹間,此語可證真。

离线一洗蓝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2-24
題曾氏落霞琴

天風日暮青雲開,白鵠比翼遊玉臺。飛仙琴式傳千古,蜀桐今出清奇材。君不聞寒梅吐蕊冰弦顫,月窗應有仙女來。又不聞劍膽琴心譚烈士,螺徽一拂生驚雷。


亡姊忌日幷序

基有姊矣,諱英里。昭和六十年四月十二日生,五月五日夭,生不盈月,諡曰萌春。後三年,基生矣。

初夏香風紫藤蘂,雪嶺影向書窗美。今夜思鄉夢萬里,三十年前吾姊死。嗚乎,吾姊清魂天界何處遊。獨立縹緲之飛樓,萬古臨風無一憂。君之父母兮鶴髪而身健,君有二弟兮猶記不。嗚乎,君若不死而坐吾側。或援蜀琴而彈佩蘭,此中妙趣可心得。或煮雙井雪毫茶,細話宋瓷雨過天晴色。


綺懷

綺懷抱純火,宇宙一書窗。雞壇盟不二,鸞鏡影空雙。夜月迷花徑,春波漲錦江。細腰初解珮,交甫赤心降。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